丸顾

lofter自留地存放黑历史2333有一天我会用更好的刷新它w,谢谢小天使不嫌弃渣渣的我


本命cp__瓶邪,尼吉
最近又重新吃起瑞金嗯!

烦躁烦躁烦躁!好像有很多想要干的结果一天就过去了,本来想练练手结果一边搞作业一边摸鱼,最后直接玩上了手机(……)摸个金明天再细化修改吧(可能明天一看太恶心就直接删了也很有可能……)
最近真的沉迷嗑金,,年纪轻轻就要吸金一定不是我一个人

本子完兽放张图给Lofer除除草

最近三叔更的太难受了,都是刀子玻璃渣,内心很矛盾,希望看他们继续冒险又希望他们能开开心心养老 ಥ_ಥ

总之是想一直画下去他俩了。



谈一谈,已经出了3集的凹凸世界第二季

想来想去还是想转一下
enmenn越是喜欢越希望ta能更好,希望官方能看到吧

死的瑞吹:

排一下吧,真的,就算更新慢加短和延长战线我也希望它好。对比图放出来了发现真的挺明显了……


Oranker:



很感谢研究中心的努力,说出了我和身边很多朋友内心的想法,对官方的想法请参考研究中心的博文。

很多人觉得这些意见太过苛刻,但实际上从成品质量和官方最近的发言反映出的是更深层的问题,而渲染之类的只是这些问题的【其中一种】体现。

入凹凸,有人磕设定,有人磕cp,有人磕美术,有人磕剧情,有人磕模型。

现在只有某些部分出了问题,很多人会说,没关系,反正我只吃吃角色和cp,我只在乎同人,原作画面剧情烂点我才不介意。

那我顺便就想说说我认为同人会怎么受到影响。

我站在这个角度想,假如我是这一类观众,没有良好的剧情基础,我怎么去理解角色?怎么去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同人创作,需要对角色有把握。这样的剧情下他们会怎么做?原作里那个场景不就可以作为参考吗?正因为作者用精心设计的剧情和细节塑造了鲜活的人物,同人创作才会有坚实的参考基础。

今天渲染迫于所谓资金压力被改掉,明天受影响的会不会就是剧情?昨天我喜欢的那个角色,明天会不会因为剧情被改掉而被改掉人设?很多也许值得细细推敲的地方,能展现角色魅力的地方,会不会因为制作周期太紧而被砍掉?既然最显眼的渲染和模型都能因为资金问题改掉,那我觉得这些担心不无道理,因为这些更难被察觉,也许还能省下很多时间。

因此我觉得,不论大家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凹凸,二期反映出的问题都是值得我们一起关注并思考的。

因为喜欢作品才会去期待。不喜欢的话,拍拍屁股走人也不过是一秒钟的事啊。


以上全部发言仅代表我个人,混乱发言污染了首页也很抱歉。与相同想法的各位共勉。




凹凸学研究中心:







俗话都说“三集定律”,研究员们耐心等了凹凸三集全部放出,今天就来说一说官爸交到我们手中的第二季成品到底质量怎么样。








衷心希望大家耐心看完,了解我们真正的意思了,再作评论,感激不尽。
















1.首先是大家最为诟病的渲染和模型问题,众所周知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出了三渲二风格的番外,官爸询问我们怎么看,评论区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官方不要改第一季的风格。


















紧接着是官方问答,有很多小伙伴非常在意这个问题,也确实得到了官爸确切的答复,我们来看看当时是怎么说的










放心吧,模型上面我们起码得先过了自己这关
















然后我们来看看作为第二季赶工产物牺牲品的格瑞最为典型

















这张直接五官(眼睛)已经歪了,都不是正常比例


















这是格瑞的两张正面特写,他说话的人坐正前方,一只眼睛看一个方向的高端操作本研究员亲自试了试,感觉眼抽筋宛如zz(不信你们自己试!
















换而言之,格瑞的面部表情不是正常人做得出来的,所以初看非常违和简称模型崩坏,从细节看全貌,连重要角色的模型都能如此对待,还没调试好就不负责任的用在正片放给观众,堪称不走心的极致。























然后就是渲染问题,第二季色彩相比第一季整体灰暗,单调,但这绝不是突出剧情沉重基调而特意做的更改,我们来看看对于第一季的风格,官爸内部的特效大佬是怎么说的。










鲜明的配色是凹凸第一季最主要的风格特点,整个画面明亮色彩靓丽,可以说失去这种渲染风格凹凸就已经丢掉了一半的特色,显得模型脏污油腻,画面灰蒙蒙一片,从而导致观赏效果大打折扣。
















事实上二季渲染出来的模型更接近第一季官方放出过的未渲染裸模








(未渲染)















(二季模)









(未渲染)















(二季模)








(未渲染)









(二季模)















(pv模)同样的场景,色彩明亮度等明显比正片清晰









以上一系列看下来,这种色彩和风格是不是微妙的眼熟,一二集全程看下来感觉像没渲染到位的半成品拿来放动画,所以第二季前两集的质量真是肉眼可见的……极其没有诚意








那难道是官爸没有能力做出一季水平了吗?并不是!








我们来看看最近倒计时宣的海报和op,就是用的第一季渲染风格,这才像个成品的样子










全员都没有晒黑还是一季的风格,画面也很干净清爽
















对比动画里的安莉洁:

































关于模型渲染的问题今天官方也正式发布了声明,一季二季有差是因为换了新引擎。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官方说明,新引擎(对制作组)的优点是:时间更少,成本更低;








对(观众)的弊端是:镜头修改缺乏灵活性,渲染精度下降,所以就造成了我们看到的模型僵硬画面灰暗等问题

















这段声明可以看出,官爸最终选择了牺牲我们的观影体验,尝试新引擎节省成本和时间,所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第二季才会是这个样子。
















研究中心表示可以理解,但是!








相信大家当初那么热烈的支持众筹和买买买的目的肯定是为了第二季能保持第一季的水平继续努力,因为第一季的凹凸并不是完美的,在这基础上还能有很大的提升,比如剧本,台词,角色塑造等问题上,战斗打击感方面看看第二集维德安特那一炮的惊艳。
















而现在的凹凸第二季不仅丢掉了原有的画面优势,在剧情上面也是没比第一季好上多少,那么官爸如此大费周章的尝试新技术,牺牲掉我们的观影体验带来的最终效果又是什么样的呢,这个相信大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
























2.关于渲染和模型,我们不说专业的,看动画的大家绝大部分都和我们一样是外行,就单纯从观感上谈,好看还是不好看。








有人说第二季土灰的色调是因为光线不好,为了表达阴暗气氛,到了晴天白云的地方自然会变好看的。那么好,同样是光线不好的地方,我们来对比一下第一季和第二季的画面,不多说,大家自行感受一下好不好看:








第一季









第二季
















第一季















第二季









上面这两张帕洛斯,除了画面的问题,还可以看出模型的问题,第二季的帕洛斯垂在两边的头发都不会随头的转动而动了,可谓非常僵硬了。








僵硬表现得最明显的是格瑞的模型了(注意表情):








第一季
















第二季
















第一季的格瑞侧脸









第二季的格瑞侧脸









同样是作为背景板的格瑞:








第一季









第二季
















做同一个动作的格瑞:








第一季
















第二季









对比之下是不是感觉不够鲜活?
















3.剧情!剧情!
















说完了纯画面上的一些观感,我们来谈谈作为一部作品灵魂核心的剧情问题,比起渲染和模型这种受资金和成本限制的外在,那么创作这件事可以说是不存在任何门槛。








凹凸世界最大的亮点是人设,而最大的薄弱点是剧本。在七创社采访中,制作团队不避讳这一点,坦诚自己在剧本的不足。








第一季的剧本七创社表现并不优秀,动画前期尤其是鬼天萌这段剧情,节奏慢,子供剧情发展,人物塑造上有不少的问题,可以想象,连载期是这种剧情会流失多少观众。








以格瑞二度出场为分界线,动画后期的剧情明显流畅许多,所有剧情线收束,人物矛盾爆发并达到高潮,各种精彩打斗,各种高人气角色登场,直到最后大赛终焉,一改前期子供表现,真正体现了大赛的残酷。人物塑造上,鬼狐作为反面角色表现出众,不愧劳模之名。莱娜抱面具死于光炮之下,最后的表现将前期看似无脑追随鬼狐的角色升华为温柔深沉,具有坚定信仰,令人唏嘘的莱娜。








漫画剧本虽与动画剧本走向不同,较散,但人物塑造与战斗设计更胜一筹。两者为同一编剧,猜测动画里编剧有按照动画制作组意见修改,漫画里她又与漫画组讨论剧情。但总而言之编剧的确是有能力做好凹凸世界的。








(动画制作后期,剧本中除了云落,还有个“贰号机”。第一季最后一集片尾显示剧本为贰号机。)








制作组第一季后期的表现令观众期待他们第二季能够改进凹凸剧本,做出更好的动画。








然而第二季前三集的剧情,我十分失望。








一个字——“尬”,两个字——“子供”。








这种尬味与第一季金遇上凯莉,后来加入鬼天萌那几集如出一辙。








1、紫堂幻的塑造








作为男二,紫堂幻第一季虽然人气较低,但是人物塑造上问题不大,动画通过紫堂的许多心理描写展现出一个胆小谨慎,懦弱却又善良,会努力,会坚持的普通、真实的人。








第一季末尾,紫堂幻见识到昔日相处的鬼天盟成员的死去,内心激荡,心境变化,对大赛互相残杀的现实从无奈转为强烈的改变意愿,还对自己的无力感到不甘,从而激发了元力进化。








所以紫堂幻在第二季一改平时的懦弱,反而强势起来,敢于直接质询丹尼尔(抢在金之前)。这些行为变化本质上是紫堂的“善良”平时受到实力弱小的压抑,现在因为相处的同伴的死亡而受到刺激强化,想要不争斗,不要死人。








道理是这样的,但真放到动画中,紫堂的塑造却很突兀。








(1)首先是紫堂幻的戏份问题,紫堂第二季的戏份明显多于多数角色,甚至多于主角金。








第一集紫堂与丹尼尔(单方面)争论是整集核心的情感矛盾点,并且连贯了第一季与第二季,定下了凹凸大赛后续的风格。








第二集紫堂提出发条车的奔跑计划解决了主角组难题,之后提出和平解决法又是本集的矛盾点。紫堂代表主角队,与雷狮队(和嘉德罗斯队,乃至全体参赛者)进行交涉。








第三集着重描绘嘉德罗斯队与雷狮队,主角组戏份减少,相应的紫堂戏份也变少了。








与紫堂相比,别说格瑞只有几幕戏份,就是主角金戏份也明显少于紫堂。多数情况下,凯莉负责解说,格瑞负责快速解决问题,紫堂承担金第一季常会干的各种事,金负责夸队友。








导演曾提及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紫堂幻,发行人曲晓丹的头像一度也是紫堂幻,可见七创社内部是有不少人喜欢紫堂幻。








在动画第一季与漫画中,紫堂的戏份一般是与格瑞的戏份冲突,即紫堂活跃时,格瑞戏份消失,格瑞活跃时,紫堂戏份消失。但动画第二季中,紫堂的戏份竟然与金冲突起来。








(2)紫堂戏份与金戏份冲突涉及到第二个问题,就是紫堂幻的性格问题。








第一季中,金作为天才代表,紫堂幻作为凡人代表,两人的差距以及由差距带来的矛盾贯穿第一季,并被鬼狐利用。而同时鬼狐本人,包括格瑞、凯莉都是这场矛盾的核心之一。








到了第二季,金与紫堂的不同却被缩小,两人的界限模糊起来了。紫堂同样变得热血“圣母”起来,积极寻求参赛者无伤和平的办法。








但问题是,紫堂幻在第一季的时候已经参赛两个月,知道凹凸大赛的残酷,知道弱肉强食,所以才会在鬼天萌里看到希望。经过一季的成长,紫堂幻反而倒退了,像个刚来凹凸大赛不知道残酷的天真新人。提建议没错,但居然对雷狮海盗团提这种和平建议,一点也没有从前的谨慎小心,他能知道“星月魔女”的传闻,自然也该知道嚣张的雷狮海盗团。








要知道,紫堂幻对雷狮抱有幻想提建议的时候,压上的是自己队伍的安全。若不是卡米尔没打中,这一炮直接打中发条车,后果不堪设想。即使是金也知道,保证自己同伴安全的前提下再谈大家友好。








紫堂幻经过第一季的确会成长,但这种成长不应该以他的谨慎为代价。








2、观战团








第二季引入了观战团概念,从片尾里可以得知部分观众的身份。










从剧情中可知,这九人是凹凸宇宙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大佬,会有庄家,会下注,赌注某种意义上都可以看做是自己的“势力”。观众团有不少人与参赛选手有关联,比方雷狮哥哥,嘉德罗斯父亲,紫堂幻的族人。








以下是个人观感:








编剧对观众团的刻画,装比不足,“尬”味有余,其中以超能研究所长为甚。








超能研究所,雷德的出身地。








所长贡献了一年份的军火,换来了第二场比赛的主办权,并作为比赛嘉宾。








不知道编剧是否想要刻画一个所长疯狂残忍的形象,实际上所长的几段台词,想要分解参赛者看看,给自己产品打硬广都令人觉得这个角色表现得过于浮夸,太刻意了。犹如刻画傲娇性格,便整天让角色说“我才不是为你这样的”类似的教科书傲娇发言。








同样的还有那只猫,从表现上看似乎是卖萌担当,角色外表设计得不错,但真开口了,在这个可以说稍带严肃的场合说压多少小鱼干,压多少铲屎官,破坏气氛之余也过度卖萌了,的确小鱼干和铲屎官是猫的个人价值衡量标准。但是编剧写这段的时候是在玩梗,可能觉得可爱有趣。简而言之就是过度玩梗。








观众团被过于用力刻画,令屏幕外的观众容易出戏。








另外,紫堂幻找出的比赛规则漏洞真的是漏洞么?所有人离开自己载具到雷狮飞船,本身不就违反规则不能离开自己载具?就算这个真是规则,研究所长作为凹凸宇宙顶尖的几个人之一,连这都没预料到么?紫堂在剧情中可没考虑多久就找到这个漏洞。
















而到了第三集,过度玩梗的毛病依然没改,研究所所长无意义的卖广告镜头和买买买的生硬,相信在这里出戏严重的并不是只有几个人,一部大逃杀题材的少年向热血动画是官方给自己的定位,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塑造起应有的严肃氛围,生与死在作品里对于观战团到参赛选手都是那么儿戏,整体一股子供向动画的轻松郊游气氛。








进入前百的参赛选手,很多连第二轮比赛的门槛都没摸到就毫无意义炸成了烟花,竞速赛的紧张激烈也显得略为轻浮,其中伴随着雷狮海盗团没获得元力技能之前怎么在宇宙中用出同样的招数这样的无解问题(也许编剧想起来后期会打个补丁,想不起来直接忽略,如同前面的规则漏洞。)穿插着研究所所长浮夸尴尬的表演,三方团队轮流发大招后,第三集在我们眼前落下了帷幕。
















咦我们的主角是谁?主角金呢?








哦他划了三集的水,基本上是比格瑞好一点的第二个背景板待遇吧。
























ED最后的创世神迷之七,凹凸的设计者,如今也被去掉了,原因不明。
















最后: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我们也不用如此悲观,凹凸这三集的改善有目共睹(虽然还是很糟糕,不知道提升到第一季水平要何年何月) 上面这两张图是第四集的预告截图,看起来画质又好了一点,官爸做动画想必付出了很多心血很不容易,在成本和质量之间的权衡想必也是颇为艰难.








不管怎样,希望官爸勿忘初心,不要被粉丝的过度吹捧蒙蔽双眼,凹凸应该赢得更多的粉丝,获得匹配得上人气的荣誉,我们都希望凹凸这种独特的风格不仅在国漫里能火起来,甚至能向外输出走向国际,而这一切最关键的都取决于凹凸原作本身的质量,仅仅依靠同人火爆的作品是无法长久下去的。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和大家一起共勉。













#迟到nnnn久的生贺及中秋贺礼#

首先要艾特一下我女神 @紫茜茜茜茜 ,迟到这么这么久超级不好意思,而且复健(不是,根本没好过)那么久,还是这个屎样,,,qaaq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希望以后能和你喜欢瓶邪的日子走的更长qwwq因为喜欢瓶邪喜欢你的文才能认识你后来想想是真的很幸运很幸福嗷,P1瓶邪P2

奶兔邪奶猫瓶和肥啾维勇陷的多口味月饼,希望茜茜女神和各位小天使们吃的开心qwwq

└瓶邪┐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

我要再次抱住大米米,转到自己的小破窝里QAAaQ大米米太好了QAAQ下次再被锁学校里我也不怕了QAAaQ想到的都是甜甜甜,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瓶邪# #百日瓶邪# #生賀#


day105!


生賀還債第五發!補給  @丸顾  的0809生賀!


--------------


  睡到一半驀地驚醒,睜開眼一片漆黑,吳邪暗罵一聲離開座位,輕車熟路地走到門口壓了壓手把——嘖,果然被鎖上了。


  吳邪嘆了口氣,打開教室燈,轉身回到座位上,看了看自己的設計圖,提起筆繼續接著畫。


  這已經是第三次負責鎖門的老師因為疏忽而把他鎖在教室裡了。


  他讀的建築系,經常需要畫圖,覺得宿舍樓不夠安靜,便經常跑到沒人的教室裡畫。


  教室的門是老師們輪流鎖,幾乎所有老師都知道吳邪會在某間教室留到很晚,鎖門之前習慣性會進門查看,以免吳邪睡著了沒有注意到鎖門。


  第一次被鎖在教室裡的時候,吳邪還有些慌亂,這他也沒打算畫一宿,差不多了就會回去睡覺。


  可這門沒有鑰匙根本沒法開,他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位老師鎖的門,總不好打擾其他老師。他杵在教室門口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大不了就在教室裡睡一晚,反正不是冬天,溫度還過得去。


  後來是張起靈見他很晚還沒回去,找過來發現他的困境,這才去借了鑰匙來開門。


  老師說不好意思,他沒注意到吳邪在裡面。


 


  外面開始下起大雨,雷聲隆隆。


  怕不是哪位修仙在渡劫。吳邪咧咧嘴,不經意地抬頭看向靠裡的窗戶,走廊一片漆黑,被時不時的閃電給照亮。


  他又低頭畫了幾筆,突然就回憶起昨晚被王胖子拉著看的鬼片,也是在這樣漆黑一片的走廊,腳步聲從深處傳來。


  腦內回放著恐怖情節,搭配屋外雷聲閃電,竟讓吳邪無端升起一股涼意。他又抬頭看向走廊,凝神望著,就真的似乎有東西在走廊深處,正朝著他這個唯一光源的教室走。


  ……………………操!以後打死也不看鬼片了。吳邪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忍不住一直盯著忽明忽暗的走廊看。


  過了一分鐘,他受不了地起身,走到窗邊打算把窗簾拉上。


  閃電這時閃了一下,照亮了站在外頭的人,就在吳邪正面對的那個窗子。他大罵了一句娘,下意識抱住頭蹲下,不住祈望外面那個不知是人是鬼的沒發現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吳邪感覺自己好像蹲了一萬年,偷偷摸摸抬起眼看──張起靈正用一種很無奈的眼神望著他。


  呃、嘿嘿,吳邪站起身摸摸鼻子,打開窗戶看著他傻笑,「小哥。」


  「又睡著了。」張起靈淡淡道,這三次被鎖都是因為吳邪躲在角落裡睡覺,不注意看根本看不見,所以這事還真沒法怪老師。


  吳邪不好意思笑笑,「這瞌睡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佔據我的身體,畫圖很累的!」


  張起靈沒有接話的打算,反正吳邪總是有理由,他也從來不會反駁。他拿出鑰匙打開鎖,吳邪歡天喜地回身收拾東西,這時雷聲又大聲響起,彷彿就在耳邊,吳邪嚇得一哆嗦,手裡的文具盒掉了滿地。


  他蹲到地上撿得快,不小心跟也蹲下來幫忙的張起靈頭撞頭,力道還不小。吳邪捂著頭哇哇叫,可憐兮兮看著張起靈。


  張起靈沒空按自己的頭,必須先把這人抓過來揉,只能輕嘆口氣道:「頭真硬。」


  吳邪憋著一口氣,敢怒不敢言,的確是自己先撞的人家,只得又委屈巴巴地喊疼。張起靈又揉了兩把,輕聲道:「不痛了。」然後把人拉起身,幫著收拾好所有東西,牽著吳邪回宿舍。


 


  王胖子聽說他又被關在教室裡,十分疑惑地問為什麼不爬窗出來?


  吳邪眨了下眼,說第一次的時候沒想到這荐。


  「那後來總有經驗了吧?」王胖子還是不太懂。


  吳邪看了看他,笑得人畜無害。


  


  「這不是有小哥嗎?」


 


END


 



#瞎占tag,除草摸鱼#

ennmenn给自己摸个表情包用23333。P1P2单纯卖萌P3P4单纯怼怼更健康(不是),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怼,画了好长时间了没发,最后还是放上除除草(苦笑)

少发一个胖视角(划掉

【瓶邪】张起灵的雨村笔记之报复(一发完)

嗷,可爱哭了,这种暖暖的日常真的看多少次都有种恋爱的感觉,他俩实在是太好了QwwQ,给我橙子太太打call嗷

我是一只胖橙子:

【张起灵的雨村笔记之报复】
★给丸砸 @丸顾 的生贺,和画手太太同城的感觉太美好了,祝生日快乐😘
★张起灵视角,括号里面是吴邪的点评。


我从青铜门出来之后就和吴邪在一起了。拿吴邪的话来说,就是我让他守寡了十年,剩下这辈子就不要跑了,好好的给他当压寨夫人。我觉得话是没错,离开十年是我的错,这十年也让他受了很多的伤,但是我并不同意压寨夫人这点,应该是压寨夫婿才对。(你他娘的别乱写行不行,我不要面子的啊?!)


我们之间没有说过多少情话,拥抱接吻做爱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我觉得最好听的情话就是吴邪在情动的时候情不自禁喊出的“小哥”,他本来就是杭州人,说话吴侬软语的,虽然割喉让他的嗓子坏了,可是声音还是一样的好听。(老流氓,你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那天我看到吴邪坐在卧室的床上以一种特别别扭的姿势剪脚趾甲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很想笑的,但是根据吴邪给我下的诊断是“面部肌肉坏死”,所以我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在张家学习的知识告诉我,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柔韧度会越来越差,所以我和吴邪每次想玩点花样都要考虑到他的腰。(谁跟你似的,一百多岁老处男,柔韧性还那么好?)


我走近吴邪,拿过他手里的指甲钳,抓住他的脚踝,放在我的腿上。其实吴邪对于我抓他脚踝是有阴影的,因为每次他哭着说“不要了”的时候都会被我抓回来继续干。(我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了,是不是叫张流氓。你脑子里除了这档子事,还有没有别的?)


看他之前自己剪得像小满哥啃过的指甲,我强忍着笑意替他勉强修得好看些。(你敢嫌弃我?!)


然后继续替他解决那些指甲。吴邪直接放松的倚在了床头,拿起他的手机开始刷朋友圈,当然,后开我在朋友圈看到他把我现在这个样子拍下来发到了朋友圈里,还获得了一种好评之后,干得他三天没下床。(你还好意思说?!)


我看吴邪看得入迷,起了心思想逗他一下,于是便对他说:“吴邪,左脚大脚趾,剪豁了。”


我的声音很平静,一开始吴邪还没注意,等了几秒,才听到他声音特别大的一句“什么?!”他把左脚抽回去,抱着看了很久才知道我是逗他的,然后踢了我好几脚。


我勾着嘴角和他打闹,然后,剪剩下的指甲就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吴邪和我说,他发小解语花也曾经逗过他。那个时候他们在四姑娘山里,他受了伤,然后解语花逗他说:“我把你的血管挑断了。”吴邪说他当时确实担心了好久。


我听完就觉得吴邪好可爱,怎么这么不禁逗。(谢谢,不禁逗去找小满哥睡,他禁逗。)


我给他剪完指甲,附身吻了吻他的脚趾,我觉得吴邪的脚趾特别好看,圆圆的,完全没有胖子说的那种抠脚大汉的感觉。(那我下次也在你面前抠脚,你是不是就不会随时随地发情了?)


后来我就受到了吴邪的报复,而且这个报复还很惨烈。(咋滴,有意见啊?)


因为我的头发本来就有点长,但是我一般是不会去在意的。吴邪非说他练就了一身好手艺,在什么蓝翔技校学了好几年的美容美发。实话说,我有点不太相信。(你敢不信!)他就要给我剪头发。


他给我围了好几层的床单,然后还取了一套专业工具。虽说我们的关系已经很近了,应该无条件信任他才对,可是…我还是虚。(不虚不虚,老公抱啊。)


结果如我所料,他告诉我刘海剪豁了。我还以为是如我一样的恶作剧,结果我拿到镜子一看,是真的有豁口,而且还很大。(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他却说:“小哥,你这头发长了十年,发质太硬,我剪子不认的。 ”好吧,我就信了我的邪,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不过代价就是我顶着这个头发和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总会让他爆笑不已,后来我忍无可忍就去剃了光头。


END


《月出皎兮》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spm=0.7095261.0.0.4634959jHubJ1&id=556827463498  预售中,感谢大家支持

【瓶邪】女装大佬张起灵(一发完,短)

和脑婆心有灵犀猜到一半脑婆的脑洞QwwQ,最后心疼我胖胖,胖胖心里苦,越来越胖一定是狗蛋家的狗粮闹的23333,抱住我脑婆就是一大口么么

小河浅浅哒_:

#标题大雾  欧欧西 慎
#给自家cp @丸顾 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开心快乐呀嘿嘿嘿
#女儿国国王瓶x唐僧邪  瓶邪only 老夫老夫设定
#答应我看完不要打我 好吗 爱你


吴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秃了。


这他娘的是哪我怎么不认识咦我为什么穿着袈裟卧槽老子好不容易才长出的秀发……


吴邪愣了几秒,一张熟悉的大脸挤进了自己的视野:“师父,你醒啦!那女儿国国王又邀您一起游园哪!”只见胖子坐在不远处一张凳子上,嬉皮笑脸的啃着甘蔗,沫子吐了一地。
“胖子,你这又是抽哪门子邪风呢?”吴邪正准备骂一通,就看见小花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叼了个桃子戏谑道:“师父,要我说你不如从了这国王吧,从此衣食无忧,也免得受那,取经之苦了嘿嘿嘿。”
吴邪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花,像看着一个智障二傻子。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瞎说什么呢!师父可是要成为取经王的男人,怎么能被这小小女儿国绊住脚步!师父你说是不是!”黑眼镜走过来,严肃认真地反驳着,一边收拾着散落一地的瓜果皮子。
吴邪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不疼。


他娘的幸好是梦。
这时吴邪突然有了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这女儿国国王……


该不会是……


吴邪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跟着侍者走了。
怕什么来什么,吴邪站在御花园,看着万花丛中的闷油瓶,内心一片漆黑。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女儿国国王是个男的啊!好巧不巧还是这个闷油瓶子!你穿女装我都原谅你了,可是为什么头上还戴着一朵大!红!花!


吴邪打了个招呼,迈动着艰难的步子走向闷油瓶,结果场景突然一变,变成了国王的闺房。唐僧吴顿时一步也走不动了,咔叽一下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一把凳子上。


“御弟哥哥,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我怕离你近了你对我做什么。
“御弟哥哥,这饭菜还和你口味吗。”
和和和,特别和。
“御弟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啥??”
吴邪突然惊醒,怒瞪了一眼闷油瓶,发现对方一瞬间突然换上了大红色的喜袍,自己身上的袈裟竟然也换了。
吴邪正揪着衣服不知所措,目光小心翼翼地移过去,闷油瓶毫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一丝娇羞。


你他娘的娇羞个鬼啦!


吴邪大吼道,并一巴掌拍了过去,结果再一睁眼,发现张起灵整个人严严实实压在自己身上,以及放大了好多倍的俊脸。


张起灵看吴邪终于醒了,低头嘬了他一下。


“你干嘛?”吴邪问道。
“你掐我。”张起灵还挺委屈。
“我什么时候掐你了!?”吴邪纳闷。
“刚才你做梦。”张起灵提醒他。


“哦……”吴邪装模作样,摸了摸张起灵的脸,又摸了摸他的脑袋,忍了又忍,结果还是没忍住,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欢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诶卧槽你别……摸了……痒!唔……”


隔壁的胖子表示去你他娘的爆炸大西瓜个腿儿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END-

【瓶邪】 雪上影 (上)

呜呜呜,谢谢我女神的投喂,好吃啊QAAAAaQ给我最爱的茜茜打call,谢谢女神给我生贺啊啊啊幸福啊想去跑圈,认识女神真是太幸运
QwwQ女神的文笔实在是太好,这篇里的小吴和老张真是太让人心疼了,小哥视角不好写,但是女神写的真的很有感觉,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藏区的风雪了QwwwQ悄悄蹲着,最后再次把我女神亲亲抱抱举高高😘😘😘

紫茜茜茜茜:

* 瞎扯 ooc


* 太忙了没有时间另写一篇,先发一半给宝贝丸砸混个生贺 @丸顾 生日快乐!!以后补给你小甜饼!


* OK 可下拉


 


  “叮……”


  轻细的金属撞击声钻进耳朵里,在脑海里漫成波,层叠着像是一方纱那样铺展开来。


  一起吹到耳畔的风雪声也被绣在那层纱里,渐渐地堆积变厚,立体成雪峰和绵延的屋檐。构建在梦中的雪峰被阳光照着,反射出的雪光将沉沦的意识从黑暗中唤醒,慢慢地手脚也有了知觉,身体开始自发感知周围的环境。


  张起灵缓缓睁开眼睛,入目却是厚重的毛毡,有浓厚的香味绕在他的鼻端,张起灵搜寻了一下记忆,分辨出这是藏香的味道。


  他躺着没动,实际上是愣住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张起灵对于外界的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前,他记得自己跟吴邪告别,然后将那个人捏晕了之后拿了鬼玺独自进入到青铜门内,去看守张家人世代都要守护的秘密。


  他进入青铜门之后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整个人似乎都与青铜门后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没有感知没有波动。而这种静止在不久之前被打破过一次,张起灵思索着,貌似局中的一些关键节点出现了变动,这些变动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中倒下的第一张牌,牵连着其他的地方也逐渐变质,从而惊动了在青铜门后的他。


  而现在的情形,是否就是这些变故造成的?张起灵这样想着,随后慢慢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他感觉到身体肌肉的僵硬和不协调,似乎不能很好地同他的意识控制相适应,就像是用着别人的身体一样奇怪。


  张起灵尝试着舒张着手掌,又缓缓握拳,手指嵌回手掌的感觉让张起灵不由得滞了一下,他有些迟疑地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掌,却见到黝黑的皮肤和一双掌心里长着薄茧的手。


  这双手的手指都是正常的长度,张起灵把手掌翻过来又翻过去来回看了两遍,没有看到本应属于自己的粗粝掌心和虎口握刀处的厚茧。眼前这双手,其手指和手掌连接处的薄茧明显只是因为劳作而结起的。


  这是怎么回事?张起灵正思考着,门口的毛毡突然被人掀起来,来人竟然是个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喇嘛,那个喇嘛径直走过来拍了下他的肩,用藏语对他说:“洛桑,你怎么起得这样晚?”


  洛桑是谁?虽然有疑问,张起灵却没有躲开那个喇嘛的手,但他也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穿好放在床头的喇嘛袍。进来的那个人对他这样的沉默不以为意,朝张起灵做了个快点的手势,说道:“上师从雪山里抬回来一个人,他让我来喊你一起去帮忙照看。”


  旁边的墙壁上嵌着一面脏兮兮的镜子,门上的毛毯被掀开的那刻张起灵转头接着外面的光看了看,从那模糊的镜面里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可他没有做过多的反应,只是目光停留了会儿,微微蹙起眉头,平静的仿佛刚刚那一瞥只是很普通地看了一眼镜子。


  张起灵跟着喇嘛走出屋子,沿着木梯向上攀爬了一小段路,一边走一边不露痕迹地打量着周围。他已经认出这里是座喇嘛庙,这座庙里所有的房间都是依着山势向上建造的,两边房间的屋檐围在楼梯旁边,把天空分割成一个个小小的方形。


  这个地方张起灵曾经来过,甚至他还在此处住过一段时间。


  这里是墨脱。


  而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变成“洛桑”?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于是张起灵决定先顺从着“洛桑”需要做的事情,静观其变。


  最后他们到了很偏僻的一个房间外,那个房间的门口站着一位穿着蓝袍的藏人,他的衣襟上有很大的一块血迹,在墨脱寒冷的天气里这滩浸湿了衣服的血已经结成薄薄的一层冰壳,蓝袍藏人正在用指甲叩着它。见到喇嘛带着张起灵过来,蓝袍藏人侧了侧身,示意他们进去。


  这种穿着蓝袍的藏人张起灵也有记忆,他们是居住在雪山中的康巴落人,而既然康巴落人出现在这里,那么屋子里面的那个“从雪山上抬回来的人”又会是谁?


  屋子里点着好几盏酥油灯,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混合着浓烈的药味、藏香味,还有就是血腥味,门一被打开这股浓烈到有些呛人的味道便迫不及待地扑出来。这间房子,一般人如果进去待上几分钟一定会被熏得晕头转向,可张起灵和喇嘛仿佛嗅觉失灵一般往里走。屋内面积不大,最里侧的那面墙旁放着一张床,上面铺着厚厚的毛毡和毯子。张起灵看见一位老喇嘛就站在那张床边,而床上则躺着一个人,老喇嘛的影子覆盖住了那个人的脸,张起灵离得远些看不太清楚他的样子。


  倒是他身边的喇嘛先两步走过去,朝着老喇嘛微微鞠了一躬,喊道:“上师。”


  那个老喇嘛回过头来看他们,目光扫过张起灵的时候他顿了顿,然后张起灵听见老喇嘛说:“曲培,你再去拿点药吧。洛桑,你来帮我,先拿块干净的帕子来。”


  张起灵照做了,他走过去时老喇嘛侧过身子让开地方,酥油灯的光就这样从他们之间的空隙中照过来,洒在床上的那个人的脸上。张起灵垂下眼睛,端详着昏黄的酥油灯光中那个人清瘦的脸,那张脸上的眼睛紧紧阖着,眉头微微皱起,而长睫的阴影投在他的下眼睑上,像是一支羽毛的半边。


  这个人张起灵认得,这副眉目及其所做的各种表情甚至还常常在他的脑海里被默然捡阅。张起灵有时候会想象一下十年后他再见到这个人的情形,却未曾料到会在这种情况蓦然重逢——一个顶着陌生的皮囊,一个喉间带着嚇人的血痕。


  老喇嘛让他帮忙清洗一下这人身上其他的伤口,张起灵把帕子浸入床头搪瓷盆里的热水中,拧干后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用帕子揩去这个人颧骨上擦伤处的血污。他的动作很轻柔,力道轻得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


  “吴邪。”张起灵背对着老喇嘛,面对着床上这个人的脸翁动嘴唇,无声地唤出一个深埋在心里许多年的名字。他见惯了各种或深或浅的伤,此刻却不敢错眼去看吴邪喉间的那一道创口。即使老喇嘛还是其他什么人已经将它缝合包扎好了,可张起灵还是觉得那道伤仿佛也割在了自己的喉咙上一样,剥肤之痛直接铭刻在心脏,而涌上的血液都堵塞在嗓眼里以致难以呼吸。


  这里是高原地区,氧气的浓度本身就很稀薄,吴邪的嘴唇即使是在酥油灯的光下也能看出其上泛着的紫绀色,他胸口起伏的幅度很微弱,呼吸十分艰难,整个人像是被埋在厚厚雪层下面的一根草茎,努力颤抖着挣扎着,寻求微不可见的一点生机。


  张起灵将布帕子淘了一下,盆里的水漫开淡淡的血色。他又去擦吴邪的手臂,想要借着擦洗的动作去探查吴邪的脉搏,可手指却在挨上吴邪的手腕内侧时僵住。张起灵闭了闭眼睛,把吴邪的手腕轻轻翻过来,上面十几道长短不一的疤痕宛然在目,但张起灵看得出每一道疤都必然划得很深。


  他一道道地数过来,整整十七道刀疤,狰狞且嘲笑似的躺在吴邪的手腕上直对着张起灵。那疤痕里面似乎蕴含着经年风沙的残影,那些风沙是从前张起灵不愿意让吴邪面对的,但它还是猛烈地吹来了,并一点点地将吴邪蚀成如今满身伤病的样子。


  胸口憋闷难言,张起灵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手上的力道继续替吴邪清洗着伤口。不一会儿曲培拿了药回来,张起灵站起身对老喇嘛说:“上师,让我来吧。”


  曲培面带疑惑地看他,老喇嘛却点了点头,张起灵从曲培手里接过藏药,将其一点点地敷在吴邪伤口上,然后用干净的纱布包扎好。往吴邪的手背上敷药的时候张起灵松松拢住他的手指,他很想将这只手紧紧攥在自己掌心里,但现在却只敢轻轻地将其圈住,似乎多用点力眼前的吴邪和一切都会在顷刻间碎裂。


  张起灵没有考虑过如今他所经历的这些会不会是一场虚空的梦,却在见到躺在这里的吴邪的那一刻开始害怕。


  他希望这是太真实的虚幻,吴邪仍在西湖边的小店里过得安好;但又怕是会倏忽散去的梦境,他想再多注视吴邪一段时间。


  “洛桑,你可以在这里帮忙照看他吗?”看张起灵给吴邪上完药,老喇嘛问道,他当然得到了确认的答复,便带着曲培喇嘛离开。张起灵坐在床边看了吴邪一会儿,终于伸出手去轻轻触碰睡着的人。他的手指悬在吴邪的睫毛上,犹豫半天方才落下,吴邪仍旧昏迷着,睫毛没有因为张起灵的触碰而产生一丝颤动——这个情形和当初在长白山那个温泉旁时一模一样,张起灵记得那时候自己把吴邪按晕了,原本闹腾着说话的青年便倒在自己怀里,闭眼睡着的样子看着很乖很安静。


  现在的吴邪看起来比那时候老了点,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浅浅的印痕 。张起灵的手指放在吴邪睫毛上没一会儿便收了回来,之后他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静静坐着。


  这样的安静的日子持续了几天,其间吴邪一直都没有醒来,靠老喇嘛的藏药吊着命。张起灵原本担忧这样下去吴邪的情况会恶化,他向老喇嘛建议把吴邪送到医院里,却被蓝袍藏人拦下来。


  “吴先生交代过,在他的人来之前只能待在这里,”蓝袍藏人说,“否则出去了,他死得更快。”


  吴邪的伙计是在某一天的清晨来到庙里,张起灵认出领头的那个人正是王胖子。他想了想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地避到一边,看着他们将吴邪从喇嘛庙抬走。


  阳光照在雪坡上,喇嘛庙门前仍旧点着火炉,供过路的人烤火。张起灵站在火炉旁目送那一行人,直到火炉慢慢冷了下来也没有动。


  “火炉要熄了,你不冷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张起灵转过身去,看到是老喇嘛,他在胸前合掌躬身唤道:“上师。”


  老喇嘛拿火钳给炉子加了碳,慢慢说道:“洛桑在哪里?”


  张起灵的身体微不可察地震了一下,他对上老喇嘛深邃的目光,思考了下说道:“他在沉睡。”


  他顿了顿又说:“又或许是我在沉睡。”


  老喇嘛闻言微微笑了下,一边拨着碳一边说:“你眼所见的,心里认为真实,才是真实。”


  张起灵跟着他回到佛堂里,站在重重经幔中,酥油灯的火焰左右摇晃着,照亮昏暗的一方空间。老喇嘛转动手里的转经筒,开始诵经,张起灵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高案上的佛像垂目慈悲地望向他,张起灵抬头看了看佛像,也垂下眼去。他又开始想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又要怎么样才能回到原来的身体中。


  “万物玄妙,各有宿缘。”老喇嘛在结束念经后对张起灵说,“当你找到你的因果,或许就能回去。”


  他说着把自己手上的一串念珠递给张起灵,后者接过后盘腿在佛堂里坐下。外面的风雪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响起的,张起灵在这呼啸的风声里轻轻拨下第一颗念珠,开始进行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祷祝,他想为清晨离开的吴邪祈福。


  而在三个月后,张起灵终于等来了他的缘法。


- tbc -


不知道自己胡言乱语再写什么……凑合看吧……


但还是想要评论【gun



表白我糊糊太太ww,啊超开心😘😘,预祝大麦,真的很好吃,有宇宙——————那么好吃

此处用户名:

带staff 正经转一下 求扩求温暖 (求可爱温柔的小姐姐(不是

此处用糊名:

此处用户名:

瓶邪同人文《最佳搭档》印调!!【预售7月14日】

一个张族长和小佛爷如何做到同时谈恋爱、斗汪家、养狗、练车技的故事!

正剧风+脑洞流,原著背景+哨向设定。

《最佳搭档》印调:https://www.sojump.hk/jq/14446962.aspx上下两册!印调数量关系定价请务必谨慎填写(估计80元~90元)。试阅:http://gacha.163.com/detail/serial/e69ea3a6abd8497294957b3c35f240dd

封面素材: @刹那  
封设/排版: @朗谷 
校对: @丸顾   @喃喃喃喃喃喃栅 
Guest:  @踽踽獨行  @熙AKIRA 
 一三

附赠周边: @刹那  @踽踽獨行 

出品:西泠斜对门

从《他们在干什么集》到《沙海》,一路陪伴走过原著。世上独一无二的搭档,前路扑朔迷离的局面,既然精神相契,不如仗刀相随。你在我意识中央的位置上,十指相扣,风云动荡也安心。